彙整 | Politics RSS feed for this section

批評的思考 – 為孩子帶來怎樣的未來?

1 七月

前文: 網上人的於七一遊行前的發言

“想當年彭定康鑽空子搞全民選舉,一樣係好似林九公咁講合情合理合憲合法,咪一樣俾上大人話係千古罪人,而家黃仁龍一樣係講基本法無規定必須進行補選填補立法會空缺,咪一樣係鑽空子,好可惜佢坐喺呢個位要好似班保皇黨咁樣阿爺要使乜佢吔就要支持乜一樣,大律師公會史無前例四度提出批評遞補機制違憲,佢仍然要支持政府,唔通作為一個官員就唔可以憑良知去做事?唔通佢身為司長就唔可以辭職抗議以表示不認同?還是我們太睇得起他的清高呢?"

 

這想法合情合理嗎? 我有以下的回應:

有誰不是在鑽空子, 班自稱為民主律師/大律師/前御用大律師打官司唔係鑽空子, 那有咁富貴? 補選成功的議員有那一個不是鑽自己公開對選民的承諾的空子而厚著面皮留在立法會? 在選舉過程中一改再改自己的承諾(自行釋法?!), 還要大張旗鼓的跟選民說自己"贏"了! 自己的承諾也保不了的還要說成自己有承擔, 可信賴? 有補選或冇補選, 都是在維護自己的利益, 政治就是這樣, 談的不是對或錯, 而是是不是符合己方的利益, 講bargain…如果真的是為香港好, 為大眾, 為有需要0既人爭取資源的話, 想當日就應該以辭職補選去bargain把該筆用於補選的款項作為實實在在的扶貧之用作為不辭職的條件, 而唔係花左納稅人的錢而去做一個價值一點七億0既鬧劇出來, 最終是沒有香港人得益(除了是還留在立法會的補選議員, 因為他們每天還是收著納稅人的錢去打呢份工), 輸的是全香港人! 一點七億對有需要的人, 不論是赤貧的, 有病的, 待學的等等的人, 可都是天文數字!

一些思考重點:

  1. 政府不回應或不否認其實不等如/不應硬說成是默認, 因為相互"謾罵"從來都不是解決問題的有效方法;
  2. 廣州就是花了2600億, 可同時制造了大量就業, 養活了大量民工, 這是事實, 是我在廣州居住, 深圳上班親身眼見及感受
  3. 我深信就是香港政府就算是主動把儲備發放, 部分自稱為民主鬥士的人還是會反過來"謾罵"它胡亂花錢, 又或是不足夠之類, 搞上街遊行喊口號…$6000不就是一個例子? 硬找理據把白說成黑反對別人的論點有何難度, 提倡建議建造未來才是困難
  4. 政治理論及思想是不能變成食物的, 美國及歐洲的自由思想及人民權利是建基於軍事霸權和不停借貸, 這兩方面香港有嗎?
  5. 信息的重點在於"信"字, 即是要"可信", 一部分報章雜誌的內容是否真的是"事實", 是否有既定立場其實人人都心裡有數, 喜歡看的那內容不代表就是事實的全部, 只是自己啱聽啱睇罷了; 大概法庭也不會接受壹週刊,忽然一週,FACE等雜誌小報的"創作"/報導作為判案理據吧…
  6. 至於搜索引擎, 自己做果行, 也只可以說這是以訛傳訛的溫床, 那有人去認真驗證其內容的真偽, 盲目接受的話不正就是"說了一百遍的大話就變成事實"的謬誤乎? 網路中多的是這些例子

我同意要爭取自由民主, 我同意要捍衛言論自由, 但我不認同自我陶醉單為提升自己聲名的政治鬧劇, 不認同極端行為、單為表揚自己政治光譜而逢事必反的煽動及愚弄民智的政治思想, 不認同壓根兒不清楚什麼叫、在何時需要和以何種形式進行"公民抗命"的政客帶動的所謂"暴力抗爭", 不認同喜歡打著反中共口號卻喜歡以毛主席年代的陰謀論及以言入罪, 反過來說被迫害論而制造白色恐慌的議會人物, 不認同不停如小學生般為不同己見的人/黨扣帽子作花名的議員及政黨的幼稚行為, 不認同口嚷著人家不能接受反對聲音而看不見自己也根本是不願意聽反對自己政見聲音的人說要捍衛言論自由、新聞自由, 不認同一方面說要爭取最大的權利及自由, 另一方面卻不同樣看待非己理念的人應有的、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及自由的種種在議會內外的行為(在政治哲學的定義, 個人的權利及自由是在不影響別人應有的權利及自由的同時可享有最高及最大程度的權利及自由), 不認同口裡嚷著香港價值在於法治, 自己卻不停鑽法律空子搞官司及議會鬧劇、不尊重最基本的合約精神在進行社會運動時為求增加見光而不負責任地作出在偏離申報時自己承諾的舉動, 把自己的不合法行為扣以民主自由而使其變為好像是合理化、合法化的理據…我相信這些不能審己度人的思想態度、跟非人導、無自由、缺人權等, 同樣都不是我們希望留給香港孩子對人對事對自己行為評價自省的理念、價值觀和道德標準。

我們爭取的是孩子們的未來, 如果是以一團糟的方法去爭取, 爭回來的也必然是一團糟的未來 – 不是為他們的未來留下一個個的炸彈, 就是把他們培養為一個個炸彈!

廣告

最低工資,最終得益者是誰?

7 四月

唔好比0的政治爛仔呃啦…聽果班只懂搵0的低收入勞工同利用熱血青年(及小孩, 唉…)作為自己0既政治本錢, 入局咁耐只懂要求加議員津貼而又冇實質建樹, 有錯唔認顛倒是非0既議員吹水, 不如叫佢地拎番自己份人工出0黎比0的窮人罷啦, 如果佢地真係咁清高的話…比佢地咁攪法睇0下遲0的有幾多低收入勞工變冇收入…而佢地自己咪拍0下屁股推卸責任比佢地口中0既全部顧主(對, 是全部, 因為響佢地0既口號中一定要激進做成極端對立先可以制造到火藥味同做到show), 眼尾都唔睇就走左去, 繼續收佢地0既議員人工津貼…跟住仲要扮為民請命問點解香港失業率增加左0添呀~

低工資勞工, 包薪您不喜歡, 就是喜歡站起來為那些食得好, 穿得暖, 睡得穩, 住得高的假仁義議員造就他們的"本錢", 注定您要變時薪勞工啦…

還是老說話: 香港在這種政治氣氛底下, 還會有未來嗎?

動物農莊看香港高樓價

7 四月

前篇序文

兔子月薪5千,打算用20萬建一個窩。

狼不允許,說私自建就是違章建築,只允許向王八買。

王八是搞房地產的,先用20萬賄賂狼取得開發權,再用50萬元向狼買這塊地,投資10萬元把兔子窩蓋好,向兔子要價200萬元。

兔子拿不出這麼多錢於是向狐狸借200萬元,連本帶利300萬,20年還清,

兔子全家二十年給狐狸打工。

狼、狐狸、王八都掙了錢,只有兔子虧,連孩子也不敢生了。

兔子越來越少,狼覺得這樣下去大家沒肉吃,於是調控。

狼顯得非常重視兔窩價格太貴的問題,研究部署了遏制兔窩價格過快上漲的政策措施。最後認定兔窩價格賣得太高的原因是因為有的兔子買了兔窩後自己不住而進行倒賣所致。

於是狼規定:兔子買了兔窩5年內賣了的,要向狼交納營業稅。

結果兔窩價格沒降下來,狼卻發了大財。

狼又對狐狸說:只借錢給首先交了更多錢的兔子,並提高高利貸的利息,多買兔子窩的不借,全交現錢。 (政府要求銀行7成借貸, 銀行二按更高息, 銀行賺更多)

這樣狐狸在兔子的購窩過程中也發了財。

王八借著兔窩價格上漲的行情,以更高的價格向狼買地,並轉嫁到兔窩價格上,再加價後賣給兔子。(樓價高, 地產可用高地價向政府買地, 政府賺更多. 地產再買貴, 地產賺更多)

看到狼辛苦地為自己操勞,兔子很感謝狼,但還是發現兔窩價格越來越貴。 (市民感謝政府想辦法, 但樓價越來越貴)

狼說:這事挺複雜,還真不太好辦,不過兔子們放心,我們將繼續調控,可以向已經有兔窩的兔子徵收兔窩稅… (政府再搞新招, 收樓稅, 即是賺更多)

閱後回應

唔該宏觀0的, 仲有0的兔子藉著與王八, 狼及狐狸有特殊關係, 可以以較市場兔窩便宜0既價格(內部認購)向王八買入, 又或以享有比市場貴利便宜0既利率(政府及銀行人員可享優惠利率), 以較低價錢買入兔窩, 再以高價賣出謀取利潤及身邊朋友對其"有投資眼光"0既讚譽…他們還會跑出來罵王八, 狼及狐狸, 因為他們認為王八, 狼及狐狸應負上把兔窩價格推高了的道德責任, 粗暴地干預了他們入多兩個兔窩, 抄多兩手的機遇…

當然在這一遍謾罵聲中, 其中最聲嘶力竭的, 還有一群八/九十後的兔子, 其中主因包括了樓價高企, 他們沒有足夠蘿蔔入市抄埋一份, 影響了他們三十歲就可以退休做百萬富翁的人生理想, 呢0的咪就係叫社會冇公平, 冇公義, 唔公正, 唔民主, 唔自由, 官商勾結0羅(主要因為佢地未做到官或商, 唔係佢地唔想做)…回看他們都已經做左幾年"散工(只向熱錢看, 冇份做得長)"啦, 只是花費了廿多年的社會資源, 點可以在未來唔洗多三五十年社會上其他納稅兔子0既蘿蔔呢, 咁即係對佢地對社會做左0既貢獻用顯微鏡都視若無睹0者…

講真, 市場有求就有供, 有過多求, 供就自然貴, 試0下全香港0既兔仔都簽張死約十年內都唔可以買樓0丫, 買0既就要生十個或收養三十個細路兔仔0丫(假設真係咁鍾意細路兔子), 睇0下樓價跌唔跌?

有多少香港兔子不是口中罵著樓價太貴, 眼中看著有沒有一些還是跑輸大市的兔窩, 心中想著最好抄貴點就把現有的兔窩賣出, 從中吐利?

總結: 現在這個兔窩市狀況, 是整個動物農莊都要負責任的, 不要以為自己真的是站在道德高地, 其實可能你也只是其中一隻披著兔皮的黃鼠狼罷了…

香港 – 在這樣的政治變態環境下, 你還有未來嗎?

15 三月

香港,十年後你會變成什麼樣子? 相信不單止我有這樣的一個想法,很多人也有同樣的疑惑…

在如今變態的政治環境下,假如香港人,特別是年青一代,還是保持如斯的政治單純,我敢說十年後最有可能出現的境況,就是跟現在一樣,停滯不前;或悲觀點是更不如現在,變成永無寧日的暴力社會

想想過去十年的台灣,從亞洲四小龍化為了蟲都不如的濃;台灣不是退步了,而是當人人都在往前跑,或最起碼是爬行的時候,它只是在原地踏步,自我鬥爭、內耗。歸根咎底,拉著台灣前行的就是台灣人盲目的追隨1)不負責任的政客,及 2)那些政客刻意的對自由民主的單向演繹

回看現時的香港政治團體,充斥著一群打著自由民主口號,但行為卻粗鄙不堪的政客。實話實說,脫離獨裁管治,追求自由民主這個理念是絕對不容置疑的,但並不代表在追求的過程中就可以不擇手段、不理性。所謂自由, 是在不影響到別人可享受其本身自由的大前題下,享有的最大自由度; 而民主則是建立於人人平等、互相尊重、以民生為主的基礎上。可是當你看看現時香港的政治人物, 真是不能不嘆息:

  • 三位(前)社民連自稱為民主鬥士的"政客(政治怪客?)"。 與其說他們是鬥士, 不如直接的說他們一個是無賴、一個是爛仔、最後一個是土豪,至於誰是誰,就請您自己對號入坐啦。給他們如斯"名堂"不是針對他們"口裡說的"民主理念, 而是他們的個人品格及行為
    • 無賴所為 – 想學什麼叫厚臉皮? 長皮教過您。自己說話過火了/他的追隨者明明是做錯了, 就是死口不認, 還死要找一些無聊理由, 還要為自己及跟隨其行為的追隨者冠以為自由、為民主這些大義凛然以去說明不是自己錯, 反過來說是人家的問題。
    • 爛仔所為 – 要做好社團成員呢份工, 就要學識點去"撩交打"? 點樣去"凶"人? 睇呢位”鬥士”於立法局開會同”盤”人時就可以學會。佢可能係睇得「古惑仔」太多, 分唔清自己是在為民爭取還是收陀地, 如果一股勁地以為夠惡怒視就是爭取的手段, 香港早就叫做"十四港"或"新義港", 台灣就叫"竹聯灣"啦~笨!
    • 土豪行為 – 閒時表現到學富五車(咁佢的確有好高學歷,但有學識唔代表係好人喎),理應係有修養、有內涵的一個人,但觀其以自我為中心的言行卻與土豪無異(如果有人認為我將土豪跟這人拉在人起是悔侮辱了土豪,請接受我說對不起);他認為大聲叫囂唔係冇體貌,請於演奏中大聲發表你此意見吧,看有多少人認同你這叫民主?在人家說話的時候就是喜歡不停插咀謾罵,不理人家根本未將說話說完,這又是他口中的民主?在嚴肅的議會內無時無刻的發揮創意,不斷製做新”玩意”或”放暗器”,只許自己的聲音,對不同自己聲音的人一律冠以如同民主漢奸的名堂,對議事內容一無幫助,這不是為了爭取曝光是什麼?這與以言入罪有什麼分別?這如何可以稱得上是自由民主?這根本就是獨裁式民革!

下期繼績...